中国青年应更主动了解并参与APEC活动

——访2014APEC青年交流活动组委会副秘书长郭贝思

    11月3日至10日,2014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周配套青年活动——2014APEC青年周在北京举行。这项由外交部、共青团中央、商务部、教育部、贸促会共同指导,2014APEC青年交流活动组委会主办的活动,首次将APEC21个经济体的青年代表齐聚一堂。

  活动组委会副秘书长、亚太青年模拟APEC大会组委会副秘书长郭贝思,早在2009年就开始参与APEC的青年交流活动。从最初的参与者到如今的活动组织者,这个过程中,郭贝思见证了中国青年与APEC的关系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今天的密不可分。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最早接触APEC是在什么时候?

  郭贝思:中国青年真正参与到APEC活动中的时间,可追溯到2008年秘鲁APEC会议。当年只在北京地区几个高校里进行了小范围选拔。那时对于很多青年来说,APEC还是一个遥远的、出现在新闻里的词语。2009年,我参加了全国选拔,并且获得了全国亚军,随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了在新加坡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及相关活动。

  中国青年报:模拟APEC会议是如何进行的?

  郭贝思:模拟APEC会议是让参加的青年扮演APEC21个经济体的高官、部长和领导人,就当年的APEC议题展开讨论。因为APEC涉及的领域广、内容多,每次活动前,青年们要尽可能多地去搜集所代表的经济体在相关议题上的历史文件和主张。当然,只是模拟也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求青年能在现有的基础上,从下一代发展的角度出发,提出更具建设性、创造性的建议。每场会议都有中国从事APEC工作的各领域官员和学者参加,一方面向大家传达APEC在相关领域的成果与发展,另一方面也听取大家对APEC的创新建议,是个共同学习的过程。

  中国青年报:比赛中对相关政策的讨论有没有现实的影响力?

  郭贝思:每年活动结束,我们都会将青年的政策建议形成文件,并上交至中国APEC高官。我们的目标是,让青年的声音能影响到APEC领导层面的决策。

  中国青年报:这样的活动青年参加踊跃吗?

  郭贝思:给你说一组数字吧。在2010年,参加我们比赛的只有20多所高校;2011年增加到50多所;2012年,高校数量增加到60多所,同时我们还邀请了美国、俄罗斯、中国台湾等经济体的青年代表观摩;2013年,参与的高校数量达到100多所,并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六个地区的观摩团;今年,会有140多所亚太地区的高校参与到活动中。短短5年,直接参与活动的青年已经超过10万人,全国高校的模拟APEC社团数量也增加到40多个。

  中国青年报:这样的活动能给参与的青年带来什么?

  郭贝思:首先,是对APEC与亚太现状的深入了解。APEC是我国参与的重要的国际合作机制之一,对国家发展至关重要。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当前许多青年对APEC的认识,还停留在历史课本中一个个需要背诵的知识点上。即便在前段时间,APEC真正备受关注也是因为北京单双号限行和放假。

  其次,培养了当代青年的合作意识。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我们的青年接受更多的是辩论、演讲方面的培训。在APEC里讲求“合作共赢”,所有的提议必须经21个经济体共同通过后才可实施。在全球化时代,合作共赢才是取得更大成功的方法,这就需要年轻人更多地掌握合作的技能,学会赢得别人的支持,更要学会妥协的艺术。

  最后,是真正的国际视野。每年我们会选拔3~5名优秀的青年,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参加当年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及相关活动。在APEC会议上,青年们能够近距离接触领导人和商界领袖,也有很多青年在参加APEC之后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中国青年报:根据你多年带队参加APEC峰会的经验,我们的青年在出访时的表现有哪些变化?

  郭贝思:我感觉在几年前,我们的青年在出访时,要么急于表现自己,要么过于内向。近年来,青年们在慢慢改变,现在的他们更加友好、活跃,而且更有想法。

  2012年,在APEC CEO峰会一场跨境教育分论坛结束后,我们的一名青年代表用流利的英语问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澳大利亚非常鼓励中国学生去澳洲读书,中国留学生也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你们为什么又采取一系列政策来限制留学生移民、打工呢?”面对这个犀利的问题,吉拉德回答说,这么做是出于安全问题的一些考虑,会继续加强国际合作。后来吉拉德主动和我们的青年代表握手,给予赞扬。这个事情,让我真正看到了中国青年的改变。

  中国青年报:你认为APEC离中国青年遥远吗?

  郭贝思:可能很多人觉得,APEC对于中国青年来说高高在上,可实际并非如此,许多APEC正在讨论或者推动的议题,与青年的利益息息相关。

  比如APEC会议里的跨境教育议题,2013年APEC领导人宣言中提出,到2020年,亚太地区将推动每年100万的在校学生跨境交流项目。这一目标如果实现,到时候中国与亚太其他经济体的大学交流项目将有很大的发展进步,这对青年来说绝对是巨大利好。

  再比如,为了方便各经济体的商务人员往来,APEC推出了商务旅行卡(简称ABTC)项目。成功申请了这个卡,持卡人就能够在3年内无须办理入境签证,自由穿梭于APEC 19个经济体中(美国和俄罗斯目前并未提供免签,但是提供了办理入境签证的便利措施——编者注)。这对处于创业阶段、从事国际商务的年轻人来说,无疑削减了成本、提供了便利。

  APEC议题中涉及青年利益的内容其实还有很多,但是大多数都不为我们的青年所了解。未来,希望有更多的中国青年主动去了解并参与到APEC活动中,在APEC的平台上成就一番事业。(记者 向楠)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留言反馈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广州华夏职业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6  ICP备案号:粤ICP备12042111号